“我去了武汉,被隔离14天,我是自愿的”


这是一个让所有中国人始料未及的春节,武汉人感受尤为深刻。他们身处寂静之中,深陷舆论的风口浪尖,在缄默中等待风波的平息,在归家的途中徘徊辗转。武汉并不孤独,因为有无数中国人,为这座城市摇旗呐喊、挺身而出,和武汉人一起在抗毒一线并肩。我们记录下了这座城市当下正在发生的故事。

今天的主角,是四位“逆行”的货车司机。

前往武汉运送物资的“逆行者”出发前合影

撰文/谢婴 编辑/匡匡

联合出品/央视新闻 腾讯新闻

“我想出一份自己能出的力”

大年初二(1月26日)晚上,李星驾驶着他的卡车,前往湖北孝感。

车窗外飘起了雪花,漆黑的夜幕中渐渐泛起白色。高速公路上难见车辆,能动的只有大雪和他的车。妻子发来微信,让他千万要保护好自己。

妻子很担心他的安全。一开始她反对丈夫的这次新年之旅,希望他好好待在家里,与家人在一起,哪都不要去。

外面疫情严重,紧张的气氛已经笼罩了他的家乡,山东省临沐县,更不用说湖北。

李星在路上(李星/摄)

货车司机李星,在腊月二十七结束了自己一年的公路生涯,原本计划在家好好过年。

关于湖北疫情的消息越来越多,报道说武汉已经“封城”,李星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。

大年初二,村里已经开始封村,禁止外人进出。李星抱着手机,翻着新闻,有些担忧,想着“围城”里的人,也想着自己年后什么时候能出车。

这天中午,他在运满满App上刷到一条订单,有一车救援物资着急从江苏阜宁县送往湖北孝感市。他想着阜宁离自己家不是很远,只有两百多公里,便接了订单,准备出发。

“湖北疫情那么严重,你还要去?”妻子得知他要出车,不同意。

他说,自己已经做了决定,坚决要走,“你说咱也没有钱,湖北(疫情)这么严重,咱可以在精神上支援,出一份自己能出的力。”他解释。

李星说自己是硬着头皮出门,家人不同意,他也挺难受,过年不能陪他们。

“咱在那边如果传染上了,就做特别隔离,这个事的一切后果,我自己也考虑过,我自愿。”

初二吃过午饭,李星告别家人,驾车前往阜宁县,下午4点到达接货点。要运送的货物是5吨消毒液,是爱德基金会募集的援助物资。5点上完货,他便开车赶往湖北。

当一些人正在想办法“逃离”武汉和湖北的时候,货车司机李星成为了一名逆行者,运着一车救援物资,前往湖北。

沿途已经积雪,路上车辆寥寥(李星/摄)

就在李星出发前一天,和他一样,黄进勇、金文海和马力也成为疫情时期的逆行者。

大年初一(1月25日)上午,黄进勇还在家里过年,看到苏宁物流的司机群里发来信息,说有一批医疗物资需要当天从安徽滁州运往武汉,在南京周边的司机可以自愿报名。

黄进勇没有犹豫,当即报了名,准备好口罩和消毒酒精,驾车开往滁州。

金文海是南京金特物流的负责人,过年放假,司机们大都回了老家,公司里只剩他一个人,尽管多年不怎么开车,但他还是接下了苏宁物流的单子,前往滁州。

马力是湖北随州人,去年才成为货车司机,在南京天天物流工作。春节前,因为湖北发生疫情,他回不了家,坐立难安,每天为家人担心。

看到苏宁物流发来的消息,他也第一时间接了单。

货车司机马力

“这个时候,愿意去武汉的司机不多。现在这种情况,大家有自己的担忧,都是可以理解的。我自己不怕,我戴了口罩,他们说去了也不跟武汉本地人接触,在高速路口卸货就可以。”黄进勇说。

马力说,他是湖北人,如果连自己都不去,很难要求别人去援助。“这也算是回了家,虽然到不了随州。”他说。

当天下午,三人先后到达滁州上货点。他们要运送的,是40吨用于消毒的双氧液,由安徽金禾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向爱德基金会捐赠,目的地武汉。

物资装车后,在当地吃过晚饭,晚上8点40分,三人戴好口罩,发车,上了高速公路,驶向600多公里以外的疫区。

风雪中的逆行者

高速公路上,车流很少,进入湖北境内,常常半个小时也看不到一辆车。偶尔遇到车,也是和黄进勇们相反的方向。

一路畅通,只是路上能动的东西太少,除了黑色的路面,就是白色的积雪。一个人在车里,很容易视觉疲劳、犯困。

三位司机从安徽驶往湖北,一路都是山区,要经过大量弯道、隧道和桥梁。

黄进勇开着车,精力保持高度集中。“路上没车,很容易放松、大意,又下了雪,万一前面突然出现一辆车,你没注意,要刹车就很难了。”

凌晨,他们进入安徽金寨境内,玻璃窗外飘过一片片雪花,门缝里传来北风的呼啸。雪越来越大,不久便铺满了地面。外面不再是一片漆黑,甚至依稀可见一点山景。

黄进勇过去大多在江浙沪一带开车,很少看到雪。他有些许的欣喜,但很快平复心情,踩了踩脚下的刹车,他感觉路越来越滑。

我们抵达了!

驾驶了560公里之后,马力看到路上熟悉的地名一个个出现,他们到了武汉新洲区 。

凌晨5点,三辆车下了武沪高速。到了收费站,他们发现前面的道路已封。

有一些警察和志愿者站在路旁,戴着口罩,他们是这批物资的接收方。司机给他们看了苏宁物流开的介绍信后,下车开了仓门,回到车上,等待志愿者们卸货。

早上6点,这批货被送到了武汉普仁医院(10吨)、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局(15吨)和武汉市新洲区应急局(15吨)。

货物送达目的地(马力/摄)

交接之后,三位司机原地掉头,返回南京。马力想回家看看亲人,但随州疫情也比较严重,道路不通,只好跟着大家前往南京开。

他们此前一路奔波,开了一夜,不曾休息,从武汉出来后,在一个服务区补了几个小时的觉。

而独自上路的李星,在风雪中开了9个小时,直到1月27日凌晨2点25分,才赶到孝感的杨店镇。

与黄进勇他们一样,在收费站与物资接收方交接。警察和防疫人员给他测了体温,一切正常。之后,他掉头返回老家山东。“我算过,空车开回去,来回差不多2000公里,加上过路费和油费,没有赚钱,就当是我为湖北同胞尽一份力。”李星说道。

1月26日晚上10点,金文海回到了南京的办公室,之后开始自我隔离。“按照政策,去过武汉的人,没有症状,回来也要居家隔离14天。我体温正常,但也应该隔离,我就不回家了,回头万一有什么事,连累家里人,我就在公司不出门,反正现在也没人。”金文海说。

黄进勇晚上还没到家门,社区的工作人员已经知道他去了武汉,打来电话,让他居家隔离观察两周。第二天上下午,社区医务人员来给他测了两次体温。“他们每天都会来。”他说。

1月28日,李星回到临沂,在高速路收费站登记信息,测完体温,很快村长便打来电话,让他隔离观察14天,或者在家,或者在村子临时安排的隔离区。

“我身体正常,但既然要隔离,就不能在家里,万一有什么,不害了老婆孩子嘛。”他选择去了村里的隔离区,不过那只是一间移动板房,有一张床、一张桌子,他妻子提前准备了被褥,但没有火炉。

“条件有点差,太冷了。我回头要是冻发烧了,他们来测体温就糟糕了。”李星躺进冰凉的被窝里,听着不远处沐河上吹来的呼呼风声,带着忧虑入睡了。